• 唯美表白情书大全
  •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谢易谦是个大混蛋

谢易谦是个大混蛋

2017-07-06 16:14  浏览次  
  “陈晓荷,陈晓荷,”身后仿佛有人在叫,陈晓荷终于忍不住回头,空荡荡的街道只有一个瘦高的少年,斜跨在单车上,陈晓荷眯了眼睛看了半天,也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怎么,不认识老同学了?”这少年说话间眉毛一挑,正是这个挑眉的动作使陈晓荷的记忆瞬间恢复了,她大叫了一声:“谢易谦,大混蛋!” 谢易谦坏坏地笑了。
 
  没错,就是那个谢易谦,晓荷小学同桌的谢易谦,他用圆规扎晓荷的胳膊,在课桌里塞青蛙,他扯坏过晓荷的蝴蝶结,在晓荷漂亮的书包上划过圆珠笔印。陈晓荷经常眼泪汪汪地向班主任告状:“谢易谦是个大混蛋,他又拿蚯蚓吓我了”。“谢易谦是个大混蛋,他又把我挤到课桌边了。”
 
  陈晓荷恨死了谢易谦,她发誓长大以后要狠狠报复他,她想过要上嵩山学武艺,把谢易谦打得哭爹叫娘;想过像白娘子,吹口仙气就叫谢易谦躺在地上打滚。然而梦想总是离现实太远,陈晓荷无法报仇雪恨,于是学校的后墙上,被她密密麻麻地写上了“谢易谦是个大混蛋”,用尖利的石头划在墙上的。她想自己会恨谢易谦一生一世,永远都不原谅他。
 
  这是个萧索的冬天,他们沿着冷清的街道向前走,谢易谦问陈晓荷准备报考什么学校,晓荷告诉他是海边的一所重点大学,自己从小就向往着大海。谢易谦从小学习成绩不好,现在读一个极差的高中。陈晓荷就没有问他。在巷口分手,晓荷往西,他往东,已经走了几十米,突然,谢易谦在身后大喊:“陈晓荷,我要和你考到同一所学校!”晓荷笑着冲他挥手,心里叹了一下。
 
  晓荷考到了海边的那所大学。报到那天,车站里设有新生接待站,这个热带城市阳光灿烂,晓荷流着汗左顾右盼,突然,横着里递过来一瓶矿泉水,仰头一看,高大的谢易谦在阳光里冲她笑着,陈晓荷怔在原地,表情滑稽,她想不出谢易谦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陈晓荷的表情让谢易谦很得意。
 
  谢易谦当然是考上了这所大学。
 
  “我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实现。”他对陈晓荷说,陈晓荷很反感他的语气,所以,当谢易谦在新生晚会结束的时候截住她,跟她表白的时候,她斩钉截铁地说:“不可能,根本不可能。”然后饶有兴趣地看着谢易谦的脸变得灰白,“为什么?”他问,口气软弱下来。“没有为什么,因为你是谢易谦,我从小就讨厌的谢易谦。上天一定早就安排好了,我们相遇,然而没有爱情。”这种哲人似的语气使她兴奋莫名。陈晓荷说完,一个漂亮的转身,“我不相信,总有一天我要得到你。”倔犟的谢易谦在后面气急败坏地吼,陈晓荷在黑暗里偷偷笑了。
 
  谢易谦开始像个影子似的跟着陈晓荷。一起上大课的时候,陈晓荷跟同学说说笑笑走进教室,“陈晓荷,这里是你的座位!”一个声音大叫着,同学们哄堂大笑,陈晓荷面红耳赤,不敢抬头,赶紧找个位置坐下。谢易谦走过来,要求和陈晓荷旁边的同学换座位。陈晓荷胆战心惊,生怕身边的那个又捣什么鬼。没想到他却老实起来,正襟危坐,一本正经地记着笔记,反衬着陈晓荷心怀鬼胎。
 
  去食堂吃饭,陈晓荷刚坐下,谢易谦便端着饭盒挤过重重的人群坐在她旁边。如果没有位置,他就站在陈晓荷的旁边吃,吃得悠然自得的,并且跟陈晓荷一起去洗碗。
 
  很快,全系的人都知道谢易谦在追求陈晓荷。他形影不离地跟着陈晓荷,使陈晓荷常常跟人家解释,这不是我的男朋友。
 
  陈晓荷觉得谢易谦严重干扰了自己的正常生活,她义正词严地对谢易谦说:“你指望用这样拙劣的办法来使我屈服,未免太好笑了。”谢易谦笑得很无赖:“反正我有追求的自由,你有不接受的自由,你总不能拿你的自由来限制我的自由。”陈晓荷恨得牙痒痒,突然说:“我爱上了周晓。我要和他在一起。”谢易谦的眼睛爆出了火花:“那是个浪子,你不能爱上他。”他粗暴地来拉陈晓荷。晓荷愤怒地甩手:“你弄痛我了!”他们气嘟嘟地面对着,彼此咬牙切齿,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小时候。不同的是,这回是谢易谦败下阵来,他用哀求的口吻劝说晓荷:“你可以不爱我,但你不可以爱上周晓,他不会使你幸福的。”晓荷冷冷地说:“这是我的事情,你管不着。”她看着谢易谦眼睛里慢慢有潮水涌上来。
 
  周晓是个闻名的校园浪子。使他出名的不仅是他的画艺、歌喉和动听的小提琴声,还有他众多的女友以及一个女生被他拒绝后殉情未遂的故事。故事长了翅膀一样在校园里流传,她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周晓,就算是飞蛾扑火,她也要爱这一遭。周晓没有拒绝晓荷,对于漂亮的女生他从来都不拒绝。
 
  周晓虽然和很多女孩子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纠缠,甚至在与晓荷在一起的时候,也经常会接到各式各样的电话,口气暧昧。但他真是个完美的情人,晓荷天生就是个画盲,画人物永远就是一个方框代表头,因为圆圈画不圆,所以她崇拜所有会画画的人,何况周晓画得这么好,他的抽屉里、床底下扔着许多沾满尘埃的奖章,唱歌的、画画的、拉琴的,他真是一个天才,天才总是跟常人不同的。晓荷像个幸福的小妇人,替周晓收拾起所有的奖章,珍藏起来。
 
  中秋节那天,晓荷和周晓约好到海边去过,晓荷提前选好了自己最漂亮的泳衣。带上月饼果蔬,他们要过一个非同寻常的中秋。
 
  晓荷和周晓换上了泳衣下了水。她还是第一次将自己的身体展现在周晓面前,看着他火辣辣的眼神,晓荷有些自得。那天先还是风平浪静,很快起风了,晓荷不知不觉和周晓分开了,游到了深水区,想回头已经来不及,筋疲力尽加上惊吓,她只来得及叫了一声就被一个浪头打得晕了过去。
 
  陈晓荷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破旧的小渔船上,旁边围着几个黧黑的陌生的面孔还有穿着制服的警察。后来她才知道,她落水以后,一个男子为了救她,头撞在礁石上,受了重伤,是从这里经过的打鱼船救了他们,随后水上派出所的民警也赶来了。男子因为伤势严重,已经转到镇医院去了。周晓,那是她的周晓。
 
  在医院的病床上,晓荷惊呆了,那上面躺着的不是周晓,而是,谢易谦。
 
  原来,向水上派出所报案的是周晓,他被突如其来的事故吓坏了,报完案就跑回了学校。从此再也不敢见晓荷了。
 
  谢易谦头部的伤太重,医生说必须休学一年,他的妈妈来学校把他接回了家。
 
  两个月后放寒假,晓荷下了火车直奔谢易谦家。
 
  易谦不在家,他妈妈找出一堆旧课本和日记递给晓荷看。晓荷打开课本,不禁惊呆了。从初中到高中的课本上,空白处密密麻麻写满了“陈晓荷”,画着一个梳辫子、穿裙子的女孩,旁边歪歪扭扭地写着:“这就是陈晓荷。”
 
  晓荷深吸了一口气,翻开日记本。“我的同桌叫陈晓荷,她长得真漂亮,可是就像骄傲的孔雀一样,不理睬我。”“今天陈晓荷穿了一条红色的裙子,我忍不住在上面画了一个圆圈,她气坏了,哇哇大叫着去向老师告状了,有什么了不起,等我长大买很多很多好看的裙子给你,不行吗?”
 
  “高三了,我一定要开始努力学习,不然永远都不可能跟她在一起。”“今天在×中学的巷口等陈晓荷,果然等到了,她说她要考××大学,从今天起成为我努力的目标。”
 
  一本最新的,应该是大学时候的日记:“晓荷和那个人走在一起,他们会分开的,我有耐心等,等到她回我身边,她最终会知道真爱是什么。”“晓荷说过她爱大海,我也爱大海,我在海边才感受到什么是坦荡,今天是中秋节,哪儿都不想去,到海边转转吧。”这是最后一则日记,后面就是一片空白。陈晓荷一页页看着,泪水滴滴答答湿了手中的日记本。
 
  陈晓荷突然想可以到小学去看看。其实只隔着几条街道,但是毕业以后,她一直没有回去过。那些他们当年植下的树木,如今已高过围墙。教室里传出琅琅读书声,晓荷有些恍惚,好像又回到了七年前。
 
  转到后墙,那曾经满满一墙壁的“谢易谦是个大混蛋”在风雨侵蚀下已经漫漶,隐约可见。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谢易谦喜欢陈晓荷。”晓荷回头一看,头上缠着纱布的谢易谦正一脸坏笑地站在她身后,晓荷凑上前,惊讶地发现每个“谢易谦是个大混蛋”下面都清清楚楚地写着一行小字:“谢易谦喜欢陈晓荷”,黑色的圆珠笔笔迹,经年的风雨也无法将它们抹去。晓荷转过头,发现易谦得意地冲自己笑着,仿佛什么都明白了。陈晓荷恍然,原来,这一切都是上帝安排好的——他们相遇,然后相爱,只是,中间会经些波折。

发表评论 :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