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唯美表白情书大全
  •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2011年的卡夫卡

2011年的卡夫卡

2016-09-24 18:03  浏览次  
    引子:“现在,我已经记不起你脸庞的模样,只有你离开咖啡桌那一刹那的背影,历历在目。”——这段满怀伤感与无奈的经典辞别名句,是后现代文学鼻祖费兰兹·卡夫卡先生,在布拉格的咖啡屋留给异国恋人米列娜·洁森斯卡女士的最后一封便条式笺书。此后经年,曾真情相爱相惜的二人便终生再未重逢……
  
  这个外表清秀赢弱的男子,怪怪的,显得超凡脱俗,有一些与众不同。他每天清晨都会去那家洗浴中心冲个热水澡,然后在蒸完桑拿后,大汗涔涔的他便跑到休息大厅中的某处角落一张舒适沙发床上憩息着,闭目养神,也许是在凝神遐想。其他人来到这家城市规模最大、最为豪华的洗浴中心消费大多是要按摩的,或泰式,或港式。而他,却每次只是点一小壶乌龙茶。然后细品微烫淡雅的茶,打开笔记本,在小小键盘上描摹出一篇篇他人读不懂的灵魂图画。休息大厅内穿梭络绎的婀娜女子,于他眼中为无物;周围其他顾客嘈杂的喧闹,他也不闻不觉。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模样。澹泊明志,宁静孑然,日复一日均是如此,若千篇一律的禅静格调。
  
  男子并不知道,自己特立独行的个性,已然引得一位妙龄女子的频频注意。女子是这家洗浴中心的一名服务员。亭亭玉立相貌出众她,即使是在这家美女如云的洗浴中心也是独占花魁,鹤立鸡群一般。她的美,是一种自然天成的美,天生的绝色丽质,雅致飘香。男子也是注意到过她的,暗暗惊叹上苍赐予她如月般清丽的娇容,只是从未奢望有一天她会倾慕自己,甚至暗恋……
  
  一个氤氲浅灰的冬日,天空并不澈亮。挣扎透过云层的浊阳,一缕微弱光芒懒惰地照射在休息大厅凭窗而坐的男子身上。映在男子身上的窗格影子把他身体好似分成了几处大大小小的不规则段落,于是,缥缈影像很是诡异,使他就犹如是一帧鲜活的由寥落和寂寞勾勒而成的印象派油画了。男子未察觉出眼前的意境,正心无旁骛地奋笔疾书,那些苍白的阳光把皮肤白皙的他显得也就愈发地孱弱惹人怜惜。女子隔着服务台远远地望着他,一股恻隐,一缕酸楚便油然而生。
  
  “先生,你在写什么?”女子悄悄游走至男子的身侧,轻细地问。脆婉的声腺,宛若浅唱的画眉鸟那般空灵。
  
  “在写一篇小说。”男子仰起头,打量着伫立在面前的这位倩丽女子,她可真美,修长的身条,垂肩的长发,卷曲的睫毛,明澈含情的眼波……在此刻这灯光朦胧的休息大厅,就仿佛是一位来自异域世界的仙女。
  
  “哇,先生你是一位作家吗?”女子眸子一亮,激动地说:“我看你一定是,你的外表就象一位才高八斗满腹经纶的学者。可以把你的文章给我看一看读一读吗?”
  
  男子把自己的笔记本递给了女子。女子把笔记本抱在怀中,道声感谢,兴高采烈地奔向服务台。———她要从那台笔记本中感受他的温度,更要从文章的字里行间里走进他神秘莫测的精神国度。
  
  女子文化程度很低,但还是仔细认真地读完每一段,每一句,每一字。读到最后,以至飞扬的情感跟随着文字的开心而欢愉,随着文字的伤悲而忧愁垂泪了。那天整整一个上午,女子的心境都是处于兴奋与忐忑的交迭更替中度过的。兴奋的,是因为她终于有了充分的理由在今后与男子搭讪接触了;忐忑的,是担心洗浴中心的经理抓到她工作时间摆弄电脑而遭受责罚。她把男子所有的散文,小说,诗歌,及一些生活随感通通下载进了服务台的电脑里。———她要走入男子的世界。
  
  今后的日子,男子仍旧每天来到这里洗浴、喝茶、写作,但情形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男子经常在休息大厅一泡就是一整天,午餐也是在这里用的。女子则每次在看到他时的那一刹,都会向他矜持的嫣然一笑,眼内闪现一道明媚的如水柔情。
  
  一次,女子问男子:“先生,你离婚了对吗?”
  
  男子先是垂头缄默,须臾,抬起头:“你是怎么知道的。”
  
  “从你的文章里看到的。”女子羞涩的说,有些悻悻:“那次,你把自己的笔记本交给我,同意我读文章,我就下载了你的所有文章。说真的,很喜欢你的文章,也喜欢结交象你这样一位既有才华,又有风度的朋友。如果你生气了,干脆我把那些文章都删刈掉好了……对不起,是我不好,没有礼貌……”
  
  “哈哈,没关系。”男子爽朗的笑了,他说:“很少有人能够读懂我的文字的。一个能够真正读懂自己文字的人,便是距离自己心灵最近的人。谢谢你的厚爱与垂青,认识你,恰恰是我的荣幸。”
  
  听罢男子的回答,女子腼腆的笑了。一片粉红色的羞云,便顿然跃上她玉般白净无瑕的脸颊。粉面桃腮的她,此刻显得也就愈发地妩媚且妖娆了。
  
  倏忽间,暗香浮动,浓情流转。他和她,自那天开始,便不再是服务与享受服务的关系了,而是从此成为了一对交心互敬的异性朋友。他成了她的蓝颜,她是他的红颜。他说,其实我不是一名作家,至今还未出版过一本书呢。她说,我不是一个喜欢读书的人,但非常喜欢你的文章,你比那些是作家的人更有资格说自己是一名作家。他们一同在雪花漫天飘飞的冬日,于风雪中漫步。他们一同于品茗饮茶中,畅所欲言探索人生。情,渐渐地浓了;爱,渐渐地生了。一个皓月当空的良辰美景,酒至微熏,情到深处的两颗彼此相吸的炙热心灵,终于融合到了一处……两条痴裸毫无保留的肉体,在狂乱的午夜热烈地撞击、契合,若干柴逢遇烈火。爱的火焰熊熊燃起,照亮了冬夜沉寂清冷的夜空,一切那么自然,一切那样的完美……
  
  他们两个人随后同居了。同居后的他们住在女子的家,一所宽敞明亮的大宅子。女子对男子说,这是她哥哥的房子,哥哥在南方做生意,是一家规模很大的贸易公司总裁。
  
  在那些一同生活的珍贵美好日子里,他们两人就象是一对浪漫欢愉的小鸟,她上班,他写文章,她洗衣,他做饭。她说,你烧的菜真是可口呢,就如你的人,你的文章一样,都是那么的有味道。他说,你洗的衣,散着淡淡的清香,如同你的人,你美妙的胴体一样,洁净又芬芳。
  
  直到有一天,一个从南方打过来的电话,无情地击碎了女子与男子融洽如甘蜜般快乐的幸福生活。浪漫的伊甸园顷刻间化为充满冷漠荒芜的失乐园,从此,两人间的欢声笑语被满腹愁肠的阴霾萦绕,先前朝朝暮暮的甜蜜恩爱,沦为日日夜夜无止无休的争吵。曾经的爱,演变成一次又一次的互相伤害!
  
  那一天,女子上班去的匆忙,不慎将电话落在家里。收拾完屋子的男子,忽然听到了电话的铃音,也许是上帝为他们之间的爱情设计的一个吊诡般波折,一向不看她电话的他居然不加思考地接起了。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确切的说是一个老男人的声音。
  
  男子说:“你好,你找谁?”
  
  那端回答:“找我妹妹。”声腺苍老,沙哑。
  
  男子非常高兴,思忖着,他大概就是自己女友常说的那个哥哥吧!男子说:“你是哥哥对吗?她总和我提到你。我和她目前住在一起,就住在你的家。”
  
  “什么?”听到男子这么说,男人在那边很是不悦,随之大发雷霆,恼了,他咆哮着嚷道:“你他妈在胡说什么?你他妈是谁啊?”
  
  感觉到电话那边男人语气不对,男子怔了一下,随即不卑不亢地说:“我是她的男朋友,怎么你的妹妹没有和你提起过我吗?”
  
  “小子,少罗嗦。你赶快滚出我的家,否则要你好看。那是我给她买的房子,金屋藏娇你懂吗?你他妈的一定是一个恬不知耻的小白脸,他妈那个臭婊子……”
  
  电话那端还在弥衡骂曹式的污言秽语,男子在这边轻轻的按了电话。嘟、嘟、嘟……一声声电话忙音声中,男子神色呆滞地坐在沙发上,在这间宽敞且装潢考究的屋子内,耻辱,羞愧,还有一种被蒙骗的味道,一股脑地蹿入了他的脑海。他有些失魂落魄,先前炙热的心仿佛瞬间支离破碎了,目前被填注的是趋于难以言喻的冰冷。又下雪了,男子喃喃自语。窗外的雪降的正骤,强劲的北风也刮的正烈,清冽的味道正充斥着眼下这一片阴云密布的世界。
  
  傍晚,女子下班回家了。男子向她毫无隐讳的道出了自己白天的遭遇。女子解释,委婉悉心的为自己开脱辩护。而男子,如今却是一丝一毫听不进去的。作为一位文学青年,他又怎能不知晓金屋藏娇这句话的贬义内涵呢?沉默稍许,男子暴怒了,恶毒语言,冷嘲热讽的揶揄,象一颗颗无形的炮弹向女子芊弱的身体,更是脆弱的心灵狂泄,狂炸……男子把一整天蓄势待发的怨气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宣泄了出去。可怜那女子,嘤嘤抽噎啜泣着。每一分,每一秒均成为了她自己炼狱般的煎熬。
  
  随后的光景,男子和女子仿佛成了一对前世的仇人,今生的冤家。见面便吵,并且无论彼此两人未见时是多么的相互思念。见面便打,男子再也不是从前那一个文质彬彬的作家了,对女子恶言相向似乎成了他家常便饭一样简单的事情。受够了男子伤害讥讽的女子也逐渐进化成为一个悍妇,辩解化为不屑,无奈转为了卑劣的谎言。就连两人之间通电话也大多因中途无法忍受对方的言语导致落个无疾而终了。———虽然他们彼此均是清楚的,给另一方挂一个简单的电话,初衷完全是由于惦念,出于殷殷的关怀与问候……
  
  慢慢的,男子便再也不给女子打电话了。女子偶尔给男子挂个电话,男子的回答都是非常的平淡简洁,不温也不火。大概爱情的特性就是这个样子,因饱含深切的爱才会生恨,如今不爱了,心也便不再剜骨剐肉般的痛了,那深深的怨恨也就渐渐消弭了。女子的心是悲戚的,寥落的,忏悔的。她多想再次听到男子骂她呀,然后,她再假装愠怒嗔怪……有时,爱不单单是甜言蜜语,那些粗暴的指责,甚至打骂其实也是爱。皆因在那恨铁不成钢的声声责骂中,证明他心中还有她的位子,仍然还是十分在乎她吧!
  
  在2011年这季被惆怅与惘然包围的春天,女子毅然决绝地在洗浴中心辞职了。她要去南方,但不是去找那一个所谓的哥哥,而是为了能够完完全全的彻底忘记他,这个让她深爱过的,曾给予自己无限希望、甜蜜,又带给自己无穷伤害与眼泪的男子。———可她却着实是有些恋恋不舍的。大约是平生这第一场使她动心的爱,令她魂牵梦萦,有些欲罢不能了吧!本想冲出情感杀戮的女子,此刻,内心很是矛盾的。
  
  临行头一天,女子向男子拨通了最后一个电话。女子说,我要走了,这张卡今后也不会再用。你能够抽出时间到机场送送我吗?是明天上午11点的飞机。以前是我不好,我不该欺骗你。今后,你自己要多多保重,照顾好自己……———女子声音充满了无限的温柔与婉约,语气也倾注了深深的自责与懊悔。同时,其隐于内心之中的,更是满怀着一腔热烈殷切的渴盼。
  
  不必解释了,我在忙,明天有时间再说吧。男子淡淡的说,随即挂了电话。
  
  翌日上午,在人潮涌动的候机大厅,女子焦急地左顾右盼。她在张望,在期待,在等候一个曾熟悉而如今又已是陌生的身影前来为她送行。更是期望这个人能够原谅她,请求她不要走,并且象从前的日子一样,把自己温柔的揽入他的怀里,紧紧地抱着她,搂着她,相携厮守,永不分离……
  
  蹬机时间到了,男子没有来。失落的女子,此刻心头被一片浓密的忧伤与失望笼罩着,压抑着。她随着蹬机的人流缓缓蹬上舷梯,频频扭头向身后张望……客机下人头攒动,却无他的踪影。
  
  男子其实早就来了,他躲在侯机厅的一处角落,一直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女子。女子一举一动他都是看的一清二楚的。他知道,女子留恋他,也知道她此时焦灼彷徨的心绪……但心如刀割的男子告诉自己,不能挽留她,她不属于自己……她的灵魂在南方,在一个成功男人的世界那里……他们两人,彼此在茫茫人海中匆匆走到了一起,又于茫茫人海中匆匆分离,虽然眼下仅是近在咫尺,甚至能够清晰看清女子那娇好的明眸皓齿和表情因焦急万状而流露的青黛颦蹙……但也只能是看着她远去的倩影,在视线内渐行渐远……模糊……消逝……曾经绮丽灿烂的笑靥,仿佛化为一只翩跹飞舞的彩蝶,一朵会飞的花儿……从这个红尘万丈的世间飞离……一瞬间,男子早已不能自己的泪水夺眶涕溢,碧晴的天地此刻,一片朦胧……

发表评论 :



热门文章